「三條,一百枚培元丹,你如何弄來啊?」聽聞陳三條的話后,見眾人都走了的蕭尚武微微皺眉道。

「放心吧,小舅,我自由辦法,絕不會食言!」見蕭尚武如此擔憂神色,陳三條的語氣便柔和許多,而後,他的手輕輕的一翻,出現了兩個很精緻的瓷瓶,遞給蕭尚武,道:「小舅,這是兩瓶培元丹,有助於蕭曦和蕭興的修鍊。」

蕭尚武聞言,神情一怔。

他微微皺眉道:「這便是培元丹?」

「嗯,對你也有作用!」陳三條繼續道。

「哦?」聞言,蕭尚武的臉上神情微微一怔。

「二品培元丹,總共就十枚!」見蕭尚武有些震驚,陳三條就繼續道,「這培元丹一來可以鞏固修為,也能提升修為的速度,因此,服食此丹,不用怕境界攀升過快而擔憂走火入魔!」

「您服食六枚就可以直接突破至大武師七品境界,與家主一個境界!」

在說這些話時,陳三條的語氣都顯得很平和。

與此同時,在蕭尚武的臉上便是帶著震驚之色!

他這時,便是雙手接過陳三條遞過來的瓷瓶,雙手都有些顫抖,有些遲疑道:「這……真的能有如此功效?

這真的是給我的?

你給了我,你自己怎麼辦呢?」

見到蕭尚武如此的激動,對此宛如如墜雲霄中一般,摸不著頭腦,陳三條咧嘴笑道:「小舅,我這葯是絕對管用,若是沒有了,可以告訴我,在給你準備就是了!」

「還有,蕭曦和蕭興如今都是武徒五品境界,有此丹一枚,就能直接突破到武者境界!

當然,我依舊希望他們在參加學院考核前都能隱藏自己的實力!」

「這……這裡禮物實在是有些貴重!」蕭尚武震驚道。

「小舅。這些年你一直照顧我們娘兩,這幾枚丹藥又算得了什麼呢?」陳三條的臉上帶著笑道。

聽到這話后。

站在一邊的蕭雨晴也笑道:「老四,你就收下吧,這都是孩子的一片心意!」

這時。

蕭尚武才接過瓷瓶,但神情依舊很震驚。

他覺得自己簡直就像是在做夢一般,打開一隻瓷瓶,一陣極為純凈的丹香就撲面而來。

在聞到丹香后,蕭尚武頓時只覺渾身都一陣清涼,從頭到腳都很通透。

濃郁的丹香靈氣在瓷瓶中散發出來……

「這……絕對是二品丹藥中的絕品啊!」在聞到這股丹香后,蕭尚武說話的語氣中都帶著激動,他看著陳三條的目光都越加的凝重起來,連忙拉著陳三條的手,興奮道,「三條,這等丹藥,你這是在丹殿得來的?這可不凡啊!」

「這培元丹的確是自丹殿得來,小舅,你就放心用!」陳三條豈能不知他話中的意思,在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道,「你就不要推辭了,我既然能給你,說明我自己也會留一些……」

這培元丹!

他自己就可以煉製,壓根不需要如何去丹殿!

因此,他也有打算將自己約丹殿的關係與蕭尚武和蕭雨晴說說。

畢竟,不想讓他們擔憂!

「小舅、母親,我就直接與你們講了,我與丹殿的馮先生乃是莫逆之交,丹藥之事你們壓根不用擔心!」為了讓蕭尚武和蕭雨晴安心,他就說了自己與馮長江的關係,但依舊有些隱瞞。

他總不能說自己什麼丹藥都能煉製吧?

而且,培元丹還是自己教馮長江煉製的?

這些都實在是驚世駭俗! 陳三條為了不讓蕭尚武和蕭雨晴擔憂,就揀選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說。

這可以令兩人放心!

而且,也不會為接下來的事情而擔憂。

因此,他就說了一些最近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。

「什麼……」饒是如此,蕭尚武聽到陳三條的話后,臉上的神情凝重,眼眸中滿是震驚之色,很顯然是被陳三條的話給訝異到了,他結結巴巴道,「你說,你和馮先生成了莫逆之交?」

「難怪……難怪!如此說來,阿藏的消息是真的了?劉東濤真的被逐出了丹殿,哈哈……」

蕭尚武話到此處,神情微凝。

他依舊有些狐疑,不明就裡,這三條究竟有什麼會讓馮先生看的上眼呢?

馮長江什麼人?

在雪老城,即便是他們蕭家都是井水不犯河水,和和氣氣。

在眾人的心中,這位丹殿的主人地位自然很是超然!

陳三條與馮先生這等莫逆之交?

除非……

想念及此,在蕭尚武的眼眸中就閃過一抹震驚之色,難以置信的看著陳三條……

難道自己這個外甥會煉丹?

可是,這不可能啊?

他實在是太了解陳三條他們母子,哪裡見過他學習煉丹呢?

而且,條件也不允許啊?

「小舅,我與馮先生的關係,這事還請您暫時保密……」看著蕭尚武的眼眸很是誠摯,陳三條繼續道,「時間到了,我自會找一個何時的時機,說出來!」

聽到陳三條的話后。

在蕭尚武的臉上神情微怔,心中也是震驚自己這個外甥居然如此的沉穩,倒是令他這個大武師四品境界的武修者都汗顏。

就憑這等沉著、城府。

蕭城等人都遠遠不及,還有這份心境,令人不咋舌,不由得心底生出一絲的敬佩之情!

蕭尚武自然答應!

而後,他也離開了東院。

在他的臉上帶著激動的同時也有些失落。

如今的蕭尚武覺得自己的這個外甥著實很陌生!

……

「三條……」

等到眾人都離開后,蕭雨晴只是叫了一聲,欲言又止。

宛如到了他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。

「母親,你放心,我一定會保證自己的安全!」見到蕭雨晴欲言又止舉止,陳三條不由得鼻尖一陣酸楚之感乏起。

蕭雨晴聞言,先是一愣。

而後她只是嗯了一聲。

在她的臉上帶著一絲的慈祥笑意道:「三條……有些事情,你儘管去做吧!

母親會一直都站在你這邊!」

她說到最後,似有些哽咽,並未繼續說下去。

旋即,她就找了一個憋足的借口,去揀選豆子。

蕭雨晴也進入了屋中。

但在轉瞬間。

陳三條看到了蕭雨晴的眼眸有些紅潤!

望著漸漸消失的背影,陳三條不由得微微皺眉。

他隨後雙手緊握。

在原地,他看著被蕭雨晴關上的門,看了半盞茶功夫。

他就進入自己的房間。

開始著手準備煉製一品培元丹。

……

這一日。

在蕭家內院一出屋子中。

蕭元武和蕭城正在屋子中。

在蕭元武的臉上神情憤怒而又凝重。

「蕭城,你回來沒說實話?」蕭元武猛地從椅子中站起來,臉上帶著一絲的冷意,微微皺眉道,「你這樣做,只會讓我們以後在蕭家的地位越老越不穩!」

「爹……爹,我!」蕭城一時語噻。

而後,蕭元武神色陰冷道:「如此說來,他真的與丹殿的馮先生有關係了?」

「是的!當日我在丹殿內,本以為劉東濤能幫我教訓一下陳三條,可不曾想,馮長江出現,直接就將劉東濤驅逐,並宣告『永不錄用』的公告。而且,在最後馮長江與陳三條居然以兄弟相稱……」蕭城急忙道。

而且,在說這話時,心中依舊是很震驚。

「兄弟相稱?」蕭元武聞言,神色一怔,語氣中有些狐疑道,「這怎麼可能?

難不成他陳三條是一名煉丹師不成?」

此刻,他在說完這話后,神情微微有些出神。

若是真的如此,那麼還真的是令人吃驚!

陳三條的修為是不怎樣。

但若是有了丹殿在背後支撐,成為一名丹師,以後在蕭家的地位也會隨之水漲船高。

以後在蕭家,陳三條可能都會凌駕於蕭元武父子之上。

甚至以後雪老城蕭家家主的位置,落在誰手上都很難說……

陳三條地位提升。

那麼在蕭家與陳三條關係最好的便是蕭尚武,以後在蕭家也會隨之水漲船高,看來以後蕭家家主之位爭奪,並非是蕭英武,而是蕭尚武啊!

沉寂片刻后,蕭元武繼續道:

「看來,計劃有變啊!

原本打算在你進入京都學院后,就找你爺爺商量,這家主位置的歸宿。

如今看來,由於陳三條這一百枚培元丹的出現,此事就有些不簡單了啊!」

聞言,在蕭城微微皺眉,他低聲道:「父親,我們要不要做點手腳?」

蕭元武聞言,神情頓時就冷下來道:「你鬧得還不夠嗎?

這次若不是你的話,我們會變得如此的被動?

你最好給我老實一點!」

說完后,蕭元武拂袖而去。

站在原地的蕭城神情冰冷,緊要牙齒。

而後,他一字一句道:

「陳三條,一個月之約還有三天,到時候,讓你好看!」

……

時間流逝。

整整一天。

陳三條並未走出自己的屋子,直到深夜才睜開眼。

在他的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,道:「搞定!」

陳三條的面前出現了兩個比較大的瓷瓶。

每個瓷瓶中有五十枚培元丹,兩瓶,整整一百枚。

陳三條緩緩的站起身。

他走到自己屋子獨立小院落外的一處水缸前,看了一眼水缸中。

正在這時。

水缸中突然就出現了一道影在污泥中爬出來。

這正是他在平安河上游帶回來的小泥鰍。

陳三條笑道:「小傢伙,現在這裡待著!」

發佈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