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三年期滿,騰炎,前來赴約!!」

驚雷一般的聲音再度響起,天地為之動蕩。

騰炎,到!! 水月危局,聖人遇難。

感受著眼前的氛圍,看著曲玲瓏這一閣之主一臉絕望的樣子,很多人心中都想到了這個可能。這樣一想,似乎之前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一瞬間都瞭然了。為什麼水月閣的聖女會突然出嫁,甚至那聖女還求著歐少陽迎娶自己,為什麼面對魔宗如此的『挑釁』,水月閣依舊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。這一切,似乎在這種可能面前都變得理所當然,可是……眾人卻不敢確認,也無法接受。

聖人,怎會遇難?


聯姻,又能改變什麼?

聖女又為何非要嫁給歐少陽,還是求著要嫁。

不解,不明。

太多的疑慮無法得到解釋,或許這一切只有水月閣和魔宗的人知道。然而,此時此刻,在場的人根本就沒有詢問的機會,也不敢詢問。所有人只能夠保持著沉默,靜靜的等候著事態的發展。

憤怒,卻又無奈。

虛空之中,聖級大戰依舊沒有分出勝負。

「呵……」

這個時候,歐少陽一聲輕蔑的冷笑聲再度響起,他那鄙夷的眼神也是瞬間落在了面前楚飛的身上,「怎麼樣,現在你還認為自己能夠扭轉局面嗎?聖級戰寵,還真沒有想到啊。」

輕蔑的聲音響起,歐少陽滿臉自信。

兩大聖人。

魔宗,天水峰上立於不敗之地。

『砰!!』

話落,歐少陽一腳直接踹在了楚飛的身上。

『噗!!』

一口精血從楚飛口中噴出,楚飛整個人更是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直接倒飛了出去。此刻,楚飛臉色漆黑,那不是因為他的心境,而是因為歐少陽那本命魔毒的原因。『砰!』的一聲,楚飛的身體重重的倒在數米之外。

身形狼狽。

「哥哥!!」

「飛哥!!」

…………

一片驚呼聲瞬間響起。

擔憂,更是憤怒。

「哼!!」

見狀,歐少陽臉色一變,「誰若敢動,直接殺!!」

冷冷的聲音滿載殺機。

「是!!」

魔宗一眾強者那堅定的聲音響起。

嚴正以待!!

「混蛋,老子跟你們拼了。」

「拼了。」

「殺!!」

韓小六等人一個個惱凶成怒,那咆哮般的聲音響起,卻在這時,楚飛吃力的站起身,開口道:「誰都不許動。」堅定的聲音代表著楚飛的決心。韓小六等人皆是一愣,那不甘、含淚的眼神也皆是看著楚飛。

「飛哥……」

千言萬語,兩字足以。

「退下!!」

楚飛一聲厲喝再度響起。

此刻妄動,只是送死。

白衣少年,倔強的身影在所有人的視線下緩緩站起身,那一雙深邃的眼眸也是直直的盯著前方的歐少陽,有憤怒,有仇恨,也有殺機。「哥哥。」這個時候,楚晴已經來到了楚飛的身邊,一把扶住楚飛,那眼神之中更是滿載擔憂。

血濃於水。

誰能夠想到再度相見會是在這樣的局面之下。

早知如此,寧願不見。

「咳咳!!」

楚飛一陣輕咳,吃力的站著,那憐惜的眼神看著楚晴。

「哥哥沒事。」

「呦!!」

看著楚飛和楚晴,歐少陽那戲虐的聲音再度響起,「好一對兄妹情深,嘖嘖,看的少爺我都感動了。」戲虐的聲音響起,歐少陽說著那玩味的眼神直接看向了扶著楚飛的楚晴,微微一笑,道:「水月閣聖女?剛才你不是求著本少娶你嗎?現在,本少給你一個機會。」

歐少陽一聲響起,所有人心猛的一緊。

不祥的感覺孕育而生。

「殺了他!!」

剎那間,歐少陽又是直接指著楚飛喝道。

他,神色冷峻。

「你不是要本少娶你嗎?殺了他,殺了你這個哥哥,本少就娶你。」沒有絲毫的遲疑,歐少陽那銳利的聲音再度響起,「你不要忘了,你是水月閣的聖女,現在水月閣的命運全都在你的手中。」

『嗡!!』

歐少陽的話讓在場所有人的身體本能的一顫,那心靈和靈魂也為之一陣戰慄,更是讓整個空間的氛圍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。所有人心中此刻只有一個想法,那就是『這位魔宗少主太狠了,任誰都看的出楚氏兄妹之間的情誼,如今他竟然竟然讓一個妹妹殺自己的哥哥,他究竟有著什麼依仗?他究竟以什麼為要挾?這簡直就是一個瘋子,畜生』。

思索間,所有人的視線也都紛紛看向了楚晴。

天地死寂。

『嗡!!』

楚晴在聽到歐少陽話的一瞬間,身體也是猛然間一顫。

神色煞白。

「嘎嘎嘎!!」

韓小六等人一個個雙拳緊握,發出陣陣怪異的聲音。

雙目赤紅,殺機凌冽。


「不要!!」

就在這個時候,那一臉絕望的曲玲瓏突然一聲驚呼響起,在水月閣幾名弟子的攙扶下,她踉踉蹌蹌的站起身,那顫抖的眼神看著楚晴:「晴兒,不要,他是你哥哥,你唯一的哥哥,你忘記這些年你說的了嗎?你千萬不要聽這個畜生的。如果你真這麼做了,你會後悔一生的。而且……事到如今,你以為你就算這麼做了,這畜生真的會放過水月閣嗎?不,他不會。」

堅定的聲音響起,曲玲瓏神態決然。

幽影魔宗?

狼子野心,昭然若揭!!

「哼!!」

歐少陽卻是一聲冷哼響起。

「不會?你知道本少不會?」冰冷的眼神掃視了曲玲瓏一眼,歐少陽再度看向了楚晴,冷聲道:「楚晴,你可以不選,這樣的話不管是水月閣還是你這哥哥,本少都會讓他們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。如果你選了,至少還有一方能夠有機會活下來。」

楚晴神色煞白,她根本無法抉擇。

「其實……這很好選擇。你這哥哥如今中了本少的本命魔毒,普天之下除了本少,沒有人能夠救的了他,而本少也絕對不會救他。所以他的死已成定局,只是早晚的問題,你殺不殺都一樣。怎麼樣?現在就殺了他,本少馬上就娶你,而且……本少保證絕對不動水月閣任何一人,如何?」歐少陽那戲虐的聲音再度響起。

『嗡!!』

楚晴的身體卻是猛然間一震。

本命魔毒,無葯可解?

刷!!

看了一眼楚飛那漆黑的臉戴,又感受到對方那奄奄一息,即便是在自己攙扶下也站不穩的樣子,楚晴的心中更是大驚,大懼。隨即,她更是直接看向了歐少陽,「求求你,救救我哥哥,求求你,你有什麼要求晴兒都答應,不管是什麼。」隨即,楚晴那凌亂的聲音響起,至於歐少陽那什麼選擇她早就已經忘了,她根本就不會去選。


心亂如麻。

唯一的哥哥,絕對不能失去。

只能乞求!!

「畜生!!」

看著眼前的一幕,在場無數人心中咒罵著。

歐少陽?

簡直畜生不如。

「哼!!」

聽到楚晴的話,歐少陽臉色一變,一聲冷哼響起。

「救他?本少憑什麼救他?他剛才傷本少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會走到這一步?楚晴,既然你不選,那本少幫你選,殺了他,然後嫁給本少。不然……不僅他要死,水月閣所有人也都要死,而你,哼,到時候你也逃不出本少的手心。」

歐少陽,怒氣衝天。

一語,天地靜謐。

所有人神色冷峻。

「嫁給你?」

突然,虛空之中飄來一個若有若無的聲音。

「她若要嫁,你可敢娶?」

聲音再次一變。

冰冷,刺骨,靈魂戰慄。

所有人都從這聲音之中感受到了滔天的怒火,還有聲音之中那凌冽的殺機。彷彿一聲雷鳴,這一瞬間整個天地都瞬間冰潔了一般,氣流不再流動,時間不再運轉,空間徹底凝固。

刺骨的寒意直13靈魂。

讓人窒息!!

虛空之中,魔宗聖人和天火狼王的戰鬥也是瞬間停滯。

「誰?」

歐少陽本能的一聲驚呼響起。

他神色戰慄。

在場所有人更是四下張望。

轟!轟!轟!!

人群之中,不少人的身體更是猛的一震。

神色大變。

這聲音,太過熟悉。

是興奮,有激動,不少人的身體更是微微顫抖。

「炎少!!」

「姐夫!!」

「騰炎哥哥?」

「師尊!!」

…………

一個個驚愕的聲音響起,那聲音徹底的連成了一片。

『嗡!!』

水月閣陣營之中,詩妃萱站在曲玲瓏的身邊,她身體微微一愣。


發佈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