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次,」羅征回答道。

聽到羅征回答后,焱妃的眉毛猛的揚了一下,她知道東皇也用了差不多十餘次才成就聖魂境。

整個嫡龍殿的諸多強者們,心臟都猛烈的收縮了一下。

一次?

有人一次通過魂城嗎?

好像不止這一輪混沌,曾經也不存在過……

就連伏羲也是一副看怪物的樣子,看著羅征,他瞪著眼睛說道:「小子,你真的一次成就聖魂境?」

女媧娘娘則顯得平靜許多,她卻繼續問道:「拿到了幾道聖魂刻印呢?」

在羅徵得到聖魂刻印時,魂城內就有不少陽魂注意到了,那些陽魂勢必也會稟告本族,此事也無法隱秘。

「九道,」羅征又回答。

嫡龍殿內又是一片寂靜,但很快就沸騰起來。

「羅征,你真的拿到了九道聖魂刻印?」

「我,我才一道……」

「我們大部分人可是一道都沒有!」

東皇太一的眾多老臣中,只有寧虛遠有一道聖魂刻印,就因為這一道聖魂刻印,他的靈魂要比其他聖魂境強大許多!

而羅征獲得了九道聖魂刻印,會是有多強?

「從來都沒有人獲得過九道聖魂刻印,你不會是胡吹的吧?」伏羲瞪大了眼珠子說道。

原本平靜的女媧臉上也流露出一絲失態,隨即說道:「征兒,釋放靈魂威壓試試……」

她相信羅征的話,但還是想看看,九道聖魂刻印之人的靈魂有多強!

羅征也是剛剛從彼岸退出,他只是感覺自己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充沛感,但也不知自己的陽魂強大到何等地步。

「好!」

羅征微微閉著雙目,深深地吸了一口氣。

「呼!」

在他吐氣的一瞬間,雙目猛然睜開,一股恐怕的靈魂氣息爆發出來。

九道刻印連成了一個整體,在他的靈魂內部不斷地流轉著。

那靈魂氣息迅速形成恐怖的威壓,充斥在整個嫡龍殿內!

在場諸多天宮強者們,除了伏羲和女媧之外,其他人感受到這股氣息時,一時間都壓迫的呼不過氣來。

「好,好強!」

秋陰河在驚訝之下,甚至暗暗苦笑。

他剛剛還在想,拋開實力不談,修為如今已能和自己平起平坐,現在看來,自己想的還是太簡單了……

嫡龍殿外,都是新近調配而來的護衛,修為皆不低。

當羅征那股無形的靈魂威壓衝天而起時,那些護衛們頓感覺嫡龍殿內多了一頭遠古凶獸,他們如墜冰窖,雙腿發軟,一個個竟直接跪在了地上,無法動彈。

這靈魂威壓僅僅持續了幾個呼吸時間,羅征的雙目微微一閉,所有的氣息皆收攏回來,再睜開眼時,雙目已恢復了正常。

「我不曾見過擁有九道聖魂刻印之人,但羅征你未入畫卷,靈魂就已如此強大,若入了畫卷,力量恐怕又上一個層級,我是太期待了,」女媧娘娘讚歎道。

伏羲罕見的沒有嘲諷羅征,臉色甚至有些陰晴不定。

他對羅征向來就不是很服氣……

不過曾經羅征與自己的差距還非常大,哪曾想過,這小子竟以如此速度靠近自己。

在不了幾天,真的就要超越自己了?

伏羲難以接受這個現實!

「我也希望早日踏上三十二重天,成為卷中人,」羅征說道。

女媧微微頷首后,隨即說道,「聽聞羅征你曾呼喚出東皇本尊,莫非你真的尋到了彼岸人族?可否讓我見見?」

甘高寒已將東皇禦敵的事情如實稟告,女媧自然極度關心此事。 羅征能夠找到開天神廟,自然是因為六紋定血秘種。

總裁的天價窮妻 只不過羅征當初拿到這顆種子的目的,是想要擴增古神血脈。

即使女媧不曾問起,羅征也會主動進行彙報。

「我的確尋到了他們,我還尋到了女媧娘娘你,」羅征回答道。

女媧那雙滿是智慧的瞳孔中,流露出一絲意外之色。

甘高寒說羅征身邊有個一模一樣的東皇本尊時,女媧就有些奇怪,莫非還有一個女媧本尊?因為甘高寒也沒有解釋的很清楚,女媧也只能做出簡單的推斷。

羅征卻是將聲音傳遞到體內世界。

不一會兒功夫,三個淡淡的身影已從羅征頭頂浮了出來。

一左一右的兩位正是女媧和伏羲,而元始天尊位於正中間。

女媧與女媧本尊四目相對,她盯著這個氣息,容貌,神態與自己都一模一樣的人,臉上的表情也頗為奇怪。

伏羲也擰著眉頭,盯著伏羲本尊。

他身上獨有的一股洒脫氣息,在那伏羲本尊身上,同樣也能感受到。

「你……就是我?」女媧開口問道。

女媧本尊微微頷首,笑道:「對,我聽說過了,當初我們降臨下來的那麼多種子,以黎山為馬首,你很厲害……」

「你是在誇自己,還是誇我呢?」女媧淺淺一笑。

「都有吧,」女媧本尊亦笑道。

兩位女媧相處起來似乎非常容易,而兩位伏羲則是大眼瞪小眼,這種沉默之中更有一股彆扭的氛圍。

這時元始天尊開始自我介紹,以及將彼岸人族的情況同女媧大致說了一遍。

伏羲聽到文明之器被羅征承載時,臉上再度露出鬱悶的表情。

就目前這樣的情況,羅征對於人族而言,是越來越重要了……

「當初我布下這些種子,其實也是早有預感,」元始天尊說道:「如果不是元靈文明橫插一手,我們人族恐怕已佔據了絕對的優勢,可惜……」

能夠將人族的種族散播下來,也是元屍體那咱尋出的漏洞,雖說其他種族也在那時候利用了這個漏洞,但遠遠不及元始天尊計劃的周密。

元靈一族的反應相對最慢,但這一族在關鍵時候出手,直接利用了神農與姬軒轅和帝俊,這幾乎帶走了人族的半壁江山。

而這半壁江山在元靈一族幫助之下,隱隱有成為母世界霸主的潛力。

雖說黎山也不弱,但如今天宮兩強也被困在彼岸內,整體實力還是差了一截。

「我們未必沒有扳回來的機會,」伏羲忽然說道。

元始天尊,女媧本尊與伏羲本尊皆盯著伏羲,看上去伏羲似乎有什麼很重要的發現。

「我這次前來,是想找羅征要一樣東西,」伏羲繼續說道。

羅征眨巴了一下眼睛,滿臉困惑的問道:「要什麼?」

「那些金色的渾源之靈,」伏羲說道。

提到金色渾源之靈,羅征的眉毛猛然向上揚起。

當初看到這些金色渾源之靈時,羅征就對其充滿了期待,但他自己橫豎琢磨著,也沒弄清楚這東西的用處,它似乎無法用來強化自身……

為了搞清楚這東西的用途,羅征還給羅焉留了一些,他當即問道:「伏羲前輩,是弄清楚如何吸收金色渾源之靈了?」

田園辣妃:撿個傻夫來種田 伏羲白了羅征一眼,「你什麼都想吸收了,那金色渾源之靈根本不是強化自身之物,而是用來配合降臨之環使用。」

「降臨之環?」

伏羲這麼一說,元始天尊,女媧本尊他們臉上皆滿是異色。

渾源之靈在降臨后產生的結晶,能夠給彼岸境帶來巨大的強化效果,這是女媧從六紋定血樹中獲得的消息,而這個消息的確是元始天尊傳遞下來的。

可渾源之靈內誕生的「降臨之環」以及金色渾源之靈,以元始天尊為首的彼岸人族是不知情的。

女媧娘娘看到元始天尊尚且有些奇怪時,她即問道:「元始天尊前輩似乎不知情,那渾源之海曾出現過變故,元靈一族曾用手段干擾過渾源之靈,後來就出現了十二道降臨之環,其中六道降臨之環落在了神農手中,三道落在了黑船手中,另外三道則被羲皇拿到,只不過……」

接下來女媧便將自己對降臨之環,以及金色渾源之靈的了解說了一遍。

女媧這麼說完之後,女媧本尊,伏羲本尊,包括元始天尊的雙眼中彷彿鑲嵌了星光一般。

看到他們三個的眼神,女媧也愣了一下,她倒是忽視了彼岸生靈對於降臨的渴望……

彼岸生靈無法從彼岸內降下,這個鐵律從元靈文明開始就一直存在,從未有人打破過。

在一定程度上,意味著真理不可違背。

元始天尊聽到這個消息時,心中幾乎可以用駭然來形容,他同時問道:「這些圓環乃降臨之環?可曾真有彼岸生靈藉此降臨?」

「有,」伏羲點點頭,「此前神農曾試過降臨月火奴下來,不過降下來的月火奴被真理抹殺了。」

他通過雷螭的記憶,見到了月火奴降臨的那一幕。

「被真理抹殺……」元始天尊的眉頭蹙起,「這意味著限制並未解除。」

其實彼岸生靈離開彼岸最大的問題不在於「降臨」本身上,曾經元始天尊就抓到過好幾次機會和彼岸的漏洞,可以將生靈降臨下來。

可無論「降臨」什麼東西,結果都是被真理抹殺,這樣的降臨是沒有意義的。

後來有一次,元始天尊再度找到一個漏洞時不再嘗試「降臨」,而是將人族的種子散播出來,這才有了黎山,天宮,有熊和神農氏族……

「被真理抹殺的原因,應該就是缺少羅征手中的金色渾源之靈,」伏羲補充道:「如果降臨之環配合金色渾源之靈,應該能逃避真理的抹殺,完成真正意義上的降臨。」

羅征伸手輕輕一拂,一把赤金色的渾源之靈已出現在他手中,他也不無吃驚的說道:「我倒是沒想到,這些渾源之靈有此作用……」

伏羲踏步上前,伸手從羅征手中抓過一枚金色渾源之靈,旋即頗為興奮的說道:「這還只是推斷而已,接下來我們就該證實了! 在前來天宮之前,伏羲已做好了準備。

現在唯一差的就是羅征手中的金色渾源之靈。

「人皇前輩,是打算降臨什麼?」羅征好奇的問道。

「你一會便知,」伏羲嘿嘿一笑,將金色渾源之靈在手中拋了拋,便在旁邊的台階上盤膝坐下。

東皇兩側台階的位置,其實是留給甘高寒與寧虛遠兩人的。

現在女媧與伏羲親臨,甘高寒和寧虛遠自然讓了出來,這算是禮數。

等到伏羲入定之後,羅征頭頂的伏羲本尊則說道:「我怎麼感覺,這個複製體比我還臭屁?」

在曾經的七十七號文明中,伏羲也屬於高傲到不可一世的人物,偏偏他的天賦的確是最頂尖的存在,實力也毋庸置疑。

女媧本尊與女媧聽到這話,都是莞爾一笑,她們對伏羲的個性自然再了解不過。

眾人都在等待時,羅征開口問道:「女媧娘娘,不知東皇與癭老在彼岸內的境況如何?」

提及東皇,女媧與甘高寒等人的臉色皆是一黯。

女媧到了嫡龍殿後,已將東皇的情況對他們說過一遍,羅征問及,她便耐心的再回答一遍:「癭老困入彼岸時,我已知情,東皇在彼岸內發出邀請后,我隨他一同營救癭老,東皇他救人心切之下,確將自己也搭了進去……」

其實前段時間,女媧就差了那麼一步,就將東皇挽救出來,但最後功虧一簣。

想要讓癭老與東皇脫困,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。@^^$

這一次女媧與伏羲前來,一方面是為了降臨之環與金色渾源之靈的事情,另一方面,就是傳達東皇的消息。

黎山的意思與一部分天宮強者所想的一樣,就是攜天宮的人移步黎山。

甘高寒並未答應此事,畢竟將整個太一天宮搬入黎山躲避,方方面面影響太大,此事需要一定時間斟酌。

「羅征現已過了魂殿,如果再過劫骨之地,就能衝擊不朽畫卷了,我們天宮又添一名卷中人,卻是能去解救東皇,」不遠處的秋陰河微笑道。

上古之後,再沒有人成就卷中人,踏入不朽境。!$*!

若羅征成就不朽境,恐怕會震動整個母世界。

「若能踏入三十三天,我勢必前去解救東皇,不負秋陰河前輩的栽培,」羅征點頭說道。

秋陰河點了點頭,笑意中帶著一絲欣慰。

就在此刻,伏羲猛然睜開雙眼,他已從彼岸內退了出來。

他雙手一合之下,伸手輕輕一彈。

降臨之環已漂在他身前不遠處,與此同時,他又伸手將渾源之靈猛的一彈。

「噠!」

那一顆赤金色渾源之靈已打向降臨之環。

當赤金色渾源之靈觸碰到降臨之環的一瞬間,金色渾源之靈竟迅速融化,融成了一絲絲金色的液體,圍繞著降臨之環流淌起來。

很快,這降臨之環也化為純金色。

「嗡!」

隨著降臨之環一陣抖動,一個小小的生靈已出現在下方。

發佈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