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息!」林楓聲音落下的同時,一道破空之聲傳出,正是司空曉將魔蕭擲出,魔蕭好似化作一柄恐怖的利劍,朝著林楓滾滾呼嘯。

「林楓多謝司空少爺成全了!」林楓的手掌輕描淡寫般的伸出,一股無形的壓迫力量將那射來的魔蕭牢牢的扣住,隨即看了一眼,眸子中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,將魔蕭收了起來,到手的東西,即便吐出去了,終究還是要回來的!

「這司空曉,不簡單!」林楓心中暗道了一聲,司空曉並沒有剛才面對詛咒者之時的那股盛氣凌人,也沒有難看的臉色,即便將魔蕭交出去,他依舊很平靜,因為他深知武道世界的法則,對待什麼人,當用什麼樣的手段與態度,對於剛才的魔道青年,他掌控著絕對的優勢,自然無比霸道,他為尊,但對林楓,他手中的力量處於弱勢,所以,他沒有了那股銳氣,而是平靜對待,即便被辱,依舊那麼的淡然。

「早聞林兄劍道無雙,敗天龍神堡龍騰,斬齊家齊天聖,一直想要領教,不知林楓是否願意指教幾招!」司空曉仰頭看著虛空中的林楓,緩緩開口,將魔蕭交出之後,他再要和林楓過招,這樣,林楓便沒有理由使用無天劍了,而是得堂堂正正的和他過招。

「樂意奉陪!」林楓笑了下,頓時人群又露出了一抹趣色,雖沒有奪得什麼寶物,但能夠看到這些青年一輩的妖孽人物爭鋒,同樣是令人興奮之事。

「多謝林兄成全!」司空曉腳步一踏,身體扶搖而上,強盛的氣息滾滾呼嘯,朝著林楓鋪殺而出,這一刻他的氣質完全變了,妖異的天眸再度化作一輪輪的光幕,讓虛空都要扭曲,他的眼眸,筆直的朝著林楓的眼睛望去。

林楓嘴角露出一抹淺笑,隨即眼眸微微閉上,一縷縷神念蔓延而出,窺視這片虛空,但即便閉上眼睛,神念代替眼眸,依舊會被那雙妖異的天眸影響。

「天眸領域!」司空曉冷喝一聲,領域之力再現,扭曲虛空。

「殺!」司空曉手掌縱橫交錯,頓時虛空之中好似出現了幾道奪目的光束,要將那扭曲的空間劈開,分裂林楓的身體。


林楓看都未看,抬手便是一道道劍氣揮出,轟隆隆的恐怖雷聲在虛空中震顫,奪目的劍芒抹掉一切攻擊。

「果然,好強的劍術!」人群心中微顫,林楓揮劍,輕鬆無比,但每一道劍氣都好似要將天地都劈開,出現恐怖的雷芒,很難想象,舉手投足之間便有這等恐怖威力。

「轟!」司空曉腳步一踏,好似虛空崩裂,一拳猛然間轟殺而出,這一拳似乎要將天地蒼穹都破開,整片虛空,都被那如同水桶般的恐怖拳芒佔據,所過之處,虛空發出轟隆隆的悶響,好似崩裂了般,甚至,拳影之上,出現了扭曲的光澤,快到無邊無際。

奧義攻擊神通,而且融合了快慢奧義之快以及分裂奧義,這一拳頭,無可阻擋!

「破!」林楓一劍斬殺而出,剎那荒蕪,斬向那破空神拳。

「慢!」司空曉吐出一字,扭曲的空間讓林楓那迅猛無比的劍芒都慢了下來,分裂攻擊落在了劍芒之上,同時司空曉的神拳卻越來越快,將林楓的劍芒都直接穿透劈開來。

「好精妙的攻擊!」眾人驚嘆一聲,林楓的恐怖劍芒被司空曉削弱到極限,隨即被他的拳芒破滅,而司空曉那快到極致的拳頭到了,轟向林楓的腦袋。

「魔禁領域!」林楓一字吐出,眼眸陡然間睜開,恐怖的劍芒從他的目光當中爆射而出,要刺瞎司空曉的天眸,同時,他的身上湧現滔天的恐怖魔氣,翻騰不休,滾滾而動,同時,一股禁之力量降臨在了司空曉身上,讓的拳頭微微一滯。

「轟!」林楓往前踏出一步,魔氣滔天,劍氣肆虐虛空,雷芒滾滾,這片天地虛空都要被淹沒掉,一股恐怖大勢壓迫而上,使得司空曉的神色一變,他匯聚而成的強大之勢,在這一瞬間被逆轉,無窮無盡的力量要將他湮滅掉。

「斬!」林楓一字吐出,劍快無邊,無法阻擋,朝著前方的司空曉撕裂而去。

「慢!」

「轟隆!」

滔天的怒劍將天穹斬出一道裂縫,和那霸天神拳碰撞在一起,虛空都好似炸裂開來,恐怖的氣息震得司空曉狂退,到幾千米外才穩住身形,拳中滴血!

感謝侃侃爍爍打賞作品100幣,982613305打賞作品100幣,謝謝 聽到他這麼說,肖貝貝頓時重新燃起希望來,一臉期待的盯著對方:「那易川少爺會幫我們嗎?」

對方聞言,頓時笑得一臉溫柔的注視著兩人:「當然會了,畢竟咱們現在也算是認識了,我怎麼忍心看著你們受欺負呢?」

林璐茜和肖貝貝聞言,頓時相互感動的對視了一眼,共同望向易川道:「易少,謝謝你!你以後有什麼用得到我們的地方,儘管開口,我和貝貝一定會替你辦到。」

一旁的肖貝貝見此,頓時急忙接話:「是啊!易少,你以後有什麼需要,儘管向我們兩個知會一聲就可以了,我們一定會辦到的。」


易川見此,頓時客氣的擺了擺手:「你們真是太客氣了,我幫你們可不是為了讓你們感恩我的。但是…你們的誠心打動了我,讓我無法拒絕。所以…我決定把我需要的東西寫在一張紙上,回頭你們去買。」

「好。」兩人一臉誠懇的點了點頭,眼巴巴的盯著易川,覺得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好相處了。

易川見此,頓時一臉為難的揉了揉下顎:「在此之前,我今天的午飯就交由你們兩個去買了,記得挑學校最好吃的買,我嘴巴叼的很,素食是吃不下去,平時都是吃多少吐多少。」

肖貝貝聞言,頓時一臉認真的盯著他:「這個易少儘管放心,我這就讓人訂餐,學校門口有一家日本料理很不錯,我一會兒讓人去門口取餐。」

聽到兩人這麼說,易川這才坐正身子,盯著兩人:「我剛剛聽你們說,你們學校的校長有嚴重的潔癖?」

「沒錯!校長大人一直是我們大家的,雖然有潔癖,但是大家都不碰他,都很自覺的默默遠觀著他就可以了,可是自從白秋樂轉到我們學校之後,她一天到晚的黏著校長大人,還隨意出入校長大人的住所。」

望著一臉憤憤不平的肖貝貝,易川淡淡的皺了皺眉頭:「這麼說來…你們校長應該是不討厭白秋樂的了?」

肖貝貝聞言,頓時不滿的反駁:「才不是!我們校長大人恨她恨得牙痒痒,都是那個女生太厚臉無恥,纏著校長大人不放。」

聽到她這麼說,易川一臉若有所思的揉捻著自己光潔的下巴,直到林璐茜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,他這才回過神來,神色微眯的盯著面前的兩人。

肖貝貝和林璐茜頓時一臉急切的盯著他:「易少,你是不是有什麼好辦法了?」

對方聞言,淡淡的揚起唇角,勾起一抹笑意:「很簡單,想要讓對方痛苦難過的最好辦法,就是讓她當著很多人的面被你們校長大人狠狠地羞辱,狠狠地嫌棄,再狠狠地被你們全校女生嘲諷。」

林璐茜和肖貝貝聞言,頓時倒抽一口涼氣,相互對視了一眼,這才望向他:「易少,你果然厲害,手段居然比我們都要陰毒。」

「那是!」望著兩人一臉崇拜的盯著自己,對方頓時一臉得意的揚起下巴笑了笑。 「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?」肖貝貝有些迫不及待的盯著對方,激動地詢問。

只要想到白秋樂很快就會被成為全校人眼中的笑柄,她就抑制不住的興奮。

易川聞言,頓時笑得一臉邪惡的盯著她:「既然是要讓她在全校人面前出醜,那就必須先召集了全校的女生,就算不能全部召集,也要找很多人圍觀,總之是越多越好。」

「這個我知道,然後呢?召集完畢之後還怎麼做?」肖貝貝一臉好奇的盯著他。

易川聞言,頓時笑得一臉邪惡的盯著兩人:「然後帶著全校女生一起起義,你們校長大人不是有潔癖嗎?你們到時候就給他來個全校逼吻。」

肖貝貝聞言,頓時激動的站起身:「什麼?讓校長大人吻白秋樂,這絕對不行!」

一旁的林璐茜見此,拉了拉肖貝貝示意她先坐下,這才開口勸慰:「貝貝,你先冷靜一下,聽易少把話說完。」

「就是,你著什麼急呢?聽我把話說完。以你們校長的潔癖性格,讓他當著全校人的面去吻白秋樂,他肯定不會幹的,到時候他當著大家的面拒絕白秋樂,那對方豈不是被羞辱的很慘。」

說這話的同時,易川的眼眸中頓時閃現出興奮的光彩,一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好戲了。

肖貝貝聞言,唇角緊抿的轉動著眼眸,那雙明亮的鳳眸中閃現出算計的光芒。

「當然!如果這局敗了的話,那就只能使出最後的殺手鐧了。」說話間易川頓時笑得一臉奸惡的聳動肩頭。

被她這麼一說,回過神來的肖貝貝和林璐茜同是一臉好奇的湊近臉,睜大眼眸望著他:「什麼是殺手鐧?」

易川見此,頓時笑得一臉邪魅的沖著兩人勾了勾手指,示意她們靠近一點,這才小聲的開口:「就是我們先這樣這樣#¥#%#@#…¥…然後在那樣那樣@#%¥…%#¥#…」

「這樣真的可以嗎?」林璐茜一臉懷疑的盯著對方,又看了眼肖貝貝。

對方見此,頓時微微蹙眉的盯著她:「怎麼不可以?如果一口鍋里掉了一顆老鼠屎,你還會吃得下去嗎?」

「咦~好噁心!」林璐茜一臉嫌棄的捂住嘴巴。

肖貝貝也同樣一臉斬釘截鐵的搖頭回答:「不會。」

易川淡淡的勾起唇角,笑得一臉得意的回答:「這不就成了!你們校長大人有那麼嚴重潔癖的人,肯定更加容不下白秋樂那顆老鼠屎。到時候怎麼著都是白秋樂被拒絕,皆大歡喜。」


肖貝貝認真的坐在那裡沉默了片刻之後,這才點了點頭:「好,就按照你說的去辦。我這就去召集其他人。這次絕對不能這麼輕易放過白秋樂。」

林璐茜見此,也急忙向易川道了別,追了出去。

易川靜靜的坐在辦公桌前,望著兩人消失的背影,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意:「這麼好騙,真是太沒成就感了。」

說到此,頓時拍了下腦袋:「哎呀!我的午飯快到了,出去看看。」 「魔氣滔天,劍噬虛空,司空曉又敗了!」人群神色僵硬,天台林楓,確實可怕,隨意手掌劃過,恐怖之劍便斬裂虛空,同時,林楓還掌控著可怕的魔道力量,擁有魔之領域。

不過司空曉的實力已經很強了,天眸領域,分裂奧義、快慢奧義,都運用得無比可怕,而且,司空曉的武魂天眸還沒有使用出來,否則將更強盛,剛才,若是林楓沒有強大的魔之領域以及滔天的魔氣,恐怕都難以逆轉敗勢。

今日,已經是司空曉第二次嘗試敗績了,第一次是和詛咒者第一次碰撞,被轟得後退,這一次,又被林楓轟得拳頭滲血,似乎已經開裂了,是司空曉在以強盛的血脈力量在恢復。

不過兩次不同的是,司空曉對詛咒者無所顧忌,對林楓,卻不得不顧及,但從司空曉的眸子中倒沒有看出頹勢,只見他的那雙妖異眸子中露出淺笑,看著林楓道:「林兄實力果然非凡,龍騰和齊天聖敗的不冤,今日到此為止,告辭了!」

話音落下,司空曉轉身離開,沒有半點留戀,也看不出他身上有任何的頹廢之氣。

「眾皇之約,林兄,你我還會再戰的!」一道滾滾的聲音傳來,背對著林楓的司空曉眸子中閃過一道極其鋒銳的神色,微微仰著頭,看向天際,那裡好似有一抹烏雲若隱若現,從司空曉的妖異天眸之中,一道奪目之光射向天際,要將那烏雲破開。

林楓看著司空曉的背影,眼眸之中卻並未有太多的得意之色,目光和司空曉一樣,鋒銳無比,比起與齊天聖戰鬥之時,他的修為提升到了天武九重,但司空曉的強大依舊威脅到了他,那恐怖的分裂奧義以及快慢奧義,很恐怖,而且,這還是司空曉讓他看到的能力,他隱隱感覺,司空曉還有底牌,畢竟,這次只不過切磋而已,並非是生死大戰。

「眾皇之約么!」林楓心中喃喃自語,他現在還並不清楚,眾皇之約,是八荒武皇怎樣的一個約定,為何能夠引出八荒眾皇。

沐凡塵深深的看了林楓一眼,隨即身形一閃,悄然退去,昔日在命運之城初見林楓之時此人並沒有讓他太過在意,他真正注意到林楓,是從預言者開口要收林楓為弟子的那一刻,而從命運之城出來之後,林楓開啟他的妖孽之路,這是個瘋子,還是離他遠點的好,這瘋子的無天劍敢斬齊天聖,就也敢斬其他人。

「林公子的成長,令伊人驚嘆。」伊人淚對著林楓魅惑一笑,盪人心神,飄然若仙的仙子,卻又充斥著媚態,如何不讓人為之瘋狂。

「伊仙子過譽了。」林楓笑著回應道。

伊人淚微微搖頭:「遙想昔日伊人竟以曲音試探林公子,卻是伊人獻醜了,如今的林公子,在十大妖孽之中,也是少有人能夠爭鋒了!」

伊人淚不加掩飾的將昔日以魔曲試探林楓之事淡然的說出來,好似一點不為此介意,讓林楓感覺到這女人的聰慧,若是許多人,怕是避而不談,然而她卻很自然的說出來,一笑帶過,好似要將倆人昔日那一縷不快帶走。

「伊仙子傾城絕艷,如此抬舉林楓,我怕自己要飄飄然了。」林楓玩笑著說道。

伊人淚笑看著林楓,隨即竟雙眸帶著一縷羞怯神色,柔聲說道:「若是林公子真認為伊人傾城絕艷,不妨考慮一下伊人!」

看著仙子羞澀,臉上露出一縷若有若無的紅暈,再聽到那一抹聲音,林楓竟感覺有種心醉之感,難以自拔。

「六欲天功!」林楓微微咬牙,眸子中隱隱有一縷魔光閃爍,這才讓自己的心神恢復如常,看著伊人淚的含羞脈脈,驚嘆這女子的魅惑之術的強悍,一顰一笑、配合她的柔聲,能夠真的讓人淪陷進去,若是普通人,怕是真的無法抵擋。

「伊仙子莫要再對林楓使用魅惑之術了!」林楓嘴角帶著一抹苦笑,伊人淚天生尤物,再使用魅惑之術,簡直無孔不入。

「林公子怎知伊人不是說的真話呢!」伊人淚含笑說道,看到林楓神色抽搐,嬌笑一聲:「好了,伊人在留下怕是要惹林公子厭煩了,告辭!」

說罷,伊人淚長裙飄動,閃爍離開了這邊,六欲仙宮的眾女子也都跟隨著伊人淚離去,白衣飄動,美不勝收,這些美女全都身披一色長裙,婀娜多姿,給人強烈的視覺衝擊。

「這樣一個尤物,不知道會如何選擇墮落六欲中。」林楓喃喃自語,若是在凡夫俗子身上墮落,倒是顯得太可惜了,非妖孽人物配不上那女人。

林楓身形閃爍,來到了不遠處清夢心的身前,面上帶著一抹柔和的笑容。

「好久不見!」微笑的招呼了一聲,清夢心眼眸中的笑容卻透著一縷苦澀之意,再見林楓,好似一人天上、一人地下,差距太大了,曾經,他們也曾並肩而戰,在雪域大比的舞台上爭鋒,而如今,林楓的一道眼神恐怕都無法承受得住。

「好久不見!」清夢心嘴唇輕動,終於笑著開口,雖林楓依舊還和以前一樣給她溫和容易親近的感覺,但她卻忘不掉剛才林楓站在虛空面對司空曉的霸道身影,只給司空曉十息,不理會對方任何話語,最終司空曉妥協,那一刻的林楓,太強勢了。

「藍嬌她還好嗎!」林楓笑著問了一聲。

清夢心露出一抹詫異的神色,看著林楓,隨即微笑著道:「若是她知道一位輕易能殺尊者的林楓還能記著她,一定會非常高興的!」

「昔日大家相識一場,如今雖早已物是人非、滄海桑田,但無論修為如何,老朋友,畢竟還是親近的,不是嗎!」林楓微微仰頭,看著遠方,低語一聲。

「或許你可以保持那種超然的心態,但我卻做不到面對一個這樣的強者,還能像當初一樣視你,或許,是我太狹隘了吧!」清夢心的美眸中透著一抹苦笑:「君莫惜和唐幽幽,都還好嗎!」

「君莫惜還好,如今已經是不死天宮少宮主了……幽幽,我也想知道,她現在還好嗎!」林楓嘆息了一聲,看來清夢心並不知道幽幽的消息。

「不死天宮少宮主!」清夢心神色一僵,心中更不是滋味,只是聽不死天宮這四個字,便能夠想象到這絕對是一股超級恐怖的勢力,君莫惜,成為了少宮主,而她,卻還在這裡仰視著這些普通的尊者。

「唐幽幽她怎麼了?」

「誤入了一個很危險的地方,如今不知所蹤,我本還想問你,在龍山帝國有沒有她的消息。」

清夢心聽到林楓的話美眸閃爍了下,隨即看著林楓道:「我前不久還真的聽說過唐家似乎有些動靜,不知道會不會和唐幽幽有關!」

「真的?」林楓的眼眸陡然間一凝,射出一道銳利之色,讓清夢心感覺眼眸微痛,甚至不敢看林楓的眼睛。

林楓神色一僵,知道自己似乎有些過於激動了。

「唐家,有什麼動靜?」

「具體不清楚,也就是不久前的事情,後來,我聽說雪月國這邊有許多強者降臨,因此便過來看看,沒想到便遇到了驚天一幕!」清夢心想到這便感覺一陣驚心動魄,武皇、大帝,這些都是她不敢想象的存在。

「也許雪月事了,我該去龍山帝國一趟!」林楓心中自語,目光閃爍,心中微有些悸動,希望真的與幽幽有關,好歹讓他知道幽幽還好好的活著!

感謝oujuilun打賞作品100幣;602695205打賞作品600幣;95278841打賞作品300幣,wuwg6388打賞作品100幣,謝謝諸位兄弟打賞 等到第四節課放學后,白秋樂抱著自己手中的策劃案,正打算去找東南浩報備自己負責的工作時,卻突然和迎面而來的丁瑤撞到了一起。

白秋樂微微蹙眉的盯著她:「你怎麼回來了?還這麼慌慌張張的,現在已經放學了。」

丁瑤揉了揉被撞疼的腦袋:「哦,你筆記抄完了。」

「早就抄完了,本子放到你抽屜里了,我還有事就先走了。」說話間白秋樂便準備離開,

然而,還沒踏出步子,就又被丁瑤給拉了回來:「樂樂,你現在不能出去!」

「哈?為什麼?」白秋樂一臉驚訝的抬眸盯著她,奇怪的皺了皺眉。

丁瑤聞言,喘了口氣,這才拉著她向走廊邊走去。

等到白秋樂到了走廊上的護欄邊,丁瑤這才示意她向下看去。

白秋樂微微蹙眉,這才向下看去,頓時看到樓下站滿黑壓壓的人群,手上還扯著橫幅。

當看清楚上面的字時,白秋樂頓時忍不住抽了抽嘴角,她自認為自己平時已經很能搞事情了,可是這次跟下面的這群人比,自己那點小折騰只能算得上皮毛。

望著橫幅的九個大字,白秋樂無語的翻了翻白眼,:「白秋樂!滾出聖德學院!這是誰帶的頭!」

丁瑤聞言,頓時小聲的開口:「肖貝貝和林璐茜,後面還有!」

「什麼?」說話間白秋樂頓時衝進了教室,拉開後面的窗戶,向外看了看,頓時忍不住爆了粗口:「卧槽!有沒有搞錯?這些人是瘋了嗎?」

丁瑤無語的搖了搖頭,默默地盯著她:「我覺得你最近應該是惹上了什麼厲害的人物了,所以才會想出這麼損兒的招數來對付你。」

白秋樂聞言,不屑的把手中的策劃書拍在桌面上,冷哼一聲:「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嗎?我這就去給他們點顏色瞧瞧去。」

丁瑤見此,急忙攔住她:「樂樂,你不能衝動,他們人多,咱們好漢不吃眼前虧。」

白秋樂沉默的抿了抿唇角,這才對著丁瑤道:「放心吧!我可沒那麼傻,絕對不會和他們硬碰硬的,寡不敵眾的道理我懂。你幫我把這次萬聖節的策劃書保管好,我去去就來。」

話音落,還沒等丁瑤阻止,便已經走出了教室。

丁瑤見此,頓時著急的跺了跺腳,這才打電話給了東南玥:「喂~玥玥,你找到你哥了沒有?樂樂剛剛一個人下樓了,讓你哥快點趕過來!」

東南玥聞言,頓時著急的轉過頭盯著坐在一旁辦公桌旁的東南浩,這才對著電話里的丁瑤道:「你先下去拖住樂樂一會兒,我和哥哥這就過去。」

掛斷電話之後,東南玥頓時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蚱一邊,走來走去。

最終還是頂著被對方罵上一頓的風險,打斷了對方手頭上的事情:「哥哥,樂樂姐現在有麻煩,你快跟我去看看吧!」

東南浩聞言,頭也不抬的盯著手中的年度計劃表,眉頭微蹙:「她的麻煩多的去了,我管不了。」 「可是…哥哥,樂樂姐這次是真的遇到麻煩了,你要是不去,她一個人……」不等她說完,東南浩便冷冷的抬眸注視著她,眼眸中充滿了凌厲的寒光。


發佈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