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『和風』、『麗日』!」淡定召喚出傀儡,吉恩眼裡平靜的殺意讓人戰慄。

「幻色人偶使」的驕傲,殺戮人偶「和風」與「麗日」!急轉如風,少年人偶「和風」的刀鋒輕巧切裂星火,欺近而來!

艾蕾冷哼,但不待反應,絳紅羅衣的少女人偶「麗日」也已飛身前來,冷銀的劍尖殘影不斷,直遞過來!

這時候當然只需要空間跳躍!艾蕾輕蔑一笑,閃身消失。

「在『錮囚千化』的效力下跳躍是會迷失方向的。」平靜微笑著,吉恩看著艾蕾從「時空迴廊」里退了出來。

艾蕾陰鬱地望著他,而他卻望向了蜻蜓:「小凜,這是你的事了。」

蜻蜓點點頭,幽黑的眸凝視艾蕾:「黑閻,作為合成獸的你應該知道我『合成獸獵人』的存在。你可以選擇做我的契約獸,或者死亡。」

輕蔑笑著,艾蕾不言語——

跳躍的星火直接在蜻蜓身上炸裂,掀動狂濤!

「我也是空間法師,這樣無謀的舉動不該出現吧?」很快便毫無損傷地重新出現在濤尖,蜻蜓的聲音里充滿厭倦。

「驕傲是你的弱點啊,艾蕾。」已經完全退出這場戰鬥的吉恩冷笑,「小凜,讓我來看看你的實力吧。」

「嗯,」少年淡淡應著,眸里華光閃動,充滿自信與從容,「那您要看清楚點了,因為我會很快解決……」

細碎的風刃開始流轉,在神秘少年的身周形成魚鱗般的屏障,繼而膨脹炸裂開來!

與此同時,艾蕾的星殞折衝炎也狂暴擴張著——

折衝炎爆裂開來,然後被空間迴廊轉移到遠方,化為電光下不起眼的一瞬白熾!

艾蕾也預想到這一點,她的「惡靈」馬上經由「空間跳躍」纏繞在蜻蜓身上!

「能力是『意念化形』,這種程度並不是這項能力的極限!」少年用粗啞的聲音清晰判斷,全身亮起白光,「你太弱了,黑閻!」

魚鱗般閃動微光的風流撕開了艾蕾的光焰,也將剛形成的惡靈一併消除!

「將星君大人的招式融入風流,你——」艾蕾的神情充滿驚駭,又瞬間化為羞怒,「區區候補,怎麼會敵得過我第七星將!」

咆號的惡靈形成洶湧大軍襲來,吼號群鬼是那麼的猙獰可怖,就像地獄之門大敞,景象恐怖!

但那麼可怕的景象也不過出現了一瞬,因為魚鱗般的風刃流已經將其點點撕碎!

快得無法看清,艾蕾只能知道惡靈被風刃流以席捲之勢研為齏粉!宛如手術般精密準確的攻擊那樣致命地飛速切割著,瞬間就讓她體無完膚!

「你這傢伙……到底是什麼——」

「合成獸獵人!」蜻蜓手一揚,風刃消散無形,「黑閻,這是你最後的機會!」

就算如此也不甘心啊!艾蕾目光一閃,洶湧的殺意化為觸手無數的怪物直襲而去!

「明白。」蜻蜓揚起的手往下一劃——

細密的風刃不留一絲情面,就此將驕傲不可一世的魔女切為血沫!

魔女的一切就只剩下了黑色的紋路,不甘盤扭著,匯到他的手上!

「超種級三號的『黑閻』,確認回收。」他平靜看著手掌上盤扭的狂野黑紋,「與同為超種的二號『薄紅』相比,果然還是不入眼……」

「別打哈登的主意,」吉恩警告他一聲,又淡然地問,「那麼,熟知合成獸能力的獵人先生,『黑閻』真正的力量是怎樣的呢?」

蜻蜓的眼裡有著笑意,「黑閻」的紋路迅速擴散延展,蓬勃力量迸發而出,化為濃黑的霧氣!

「超種三號應該是這樣的——」他指尖輕晃,「空間迴廊」傳送來一大批兇猛魔獸——

黑色雲霞化出無數利爪,輕鬆揮舞著,就那麼輕易地消滅群魔!

利用「意念化形」,魔物的殺意化為新的黑霧,讓他身後的霧障不斷膨脹!黑色的巨大獸體在他身後揮舞爪牙,以難以直面的威勢撕碎邪魔!

「我的演示完畢。」他優雅地向吉恩鞠躬。

吉恩微微一笑:「這可讓人有點害怕,但願你會是合格的天懲者。走吧,要去主戰場出出風頭了。」



——聯合軍艦隊,航空母艦「未來」,戰鬥值班室

雪松不安地坐在那裡。

不過,看起來只有他很不安而已。

伊凡坐在一旁酣睡,在那樣誇張的顛簸風浪下還能睡得安穩,不簡單。

哈登斜坐著,正在看由天懲者發行的魔法期刊《降魔者》,同樣翻著期刊的昭華則靜靜地坐在另一頭。而剩下的人還在喝茶,總之都淡定得過分。

「你緊張什麼,」艾莉注意到他不安的神情,於是微微一笑,「賀先生要求保留實力,外面的魔獸群不要緊。」

「我覺得嘛,這個時候你坐不住就出去裝個積極好了,」哈登抬頭輕鬆地說,「你要是不想被罵得更慘就應該活躍點刷個好印象。」

「也不是不行……你現在出去不會有危險的,前輩們都在。」考慮到雪松的立場,艾莉點頭,「吶,我們出去看看吧?」

「我們也去!」小慧積極地說著,還拉上了剛剛才跟她熟絡起來的雲鶴,「大家一起吧!」

「好。」即使是雪松也不甘心毫無作為,雖然不安,他還是馬上答應著站了起來。

「我希望你振作,」在走出去時,艾莉難得溫和地說著,望向他看起來無辜茫然的眼睛,「你不欠誰什麼,但也一定要努力,懂嗎?」

「雖然由我來說很奇怪,不過加油吧雪松!」小慧還是像往常一樣開朗。

「……我知道,謝謝。」雪松帶點愧疚地點頭,露出一絲微笑。

(真的沒問題嗎……)艾莉實在不確定他會不會有所改變,只能在內心輕嘆一聲。

「這魔獸數量真是誇張啊。」遠遠看見不遠處騰起爆炸的煙雲,悶響聲夾著賀岩枋平靜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「接下來的魔獸是比較高級的……」他的助手——行為有點僵硬的持符童子「碎魄」判斷道,「魚雷已經起不了大作用了。」

「那要辛苦你了,鳧徯。」賀岩枋轉過頭,向長相平平無奇的少年——鳧徯親和地微笑。

【再次介紹,鳧徯(fú,xī),像雄雞,卻長有人般的面孔。一出現天下就有戰爭。】

「能幫上忙就好。」平淡說著,鳧徯伸手捋了捋他圍著的色彩斑駁的圍巾,散發出洶湧又紊亂的妖力,「瘋狂吧!」

他的妖力散入空氣,兇猛撲來的魔獸大軍僵了一瞬,然後——

相互殘殺!那樣巨大而兇殘的、剛剛還瘋狂攻擊艦隊的魔物,就那樣毫無理性地向同類亮出利爪與尖牙!

本應噴吐向艦隊的毒煙與邪焰交纏一處,利爪尖牙相互撕扯著鱗甲,獰惡巨影在浪潮中腥血噴濺、纏鬥嘶吼!

在戰場上以一己之力引導對手發狂互斗,這便是鳧徯匹敵千軍萬馬的力量!灰暗的眸靜靜映著血肉橫飛的慘景,鳧徯平凡的臉上浮現不屑的冷笑:「相鬥吧,瘋狂吧,在我的愚弄下身首支離吧!」

就這樣挺進,艦隊沖入漫天的呼嘯與悲鳴!

「哇,鳧徯前輩好厲害!」雪松驚呼。

「孩子們,」賀岩枋回頭望了孩子們一眼,「要小心點,別掉下去了。」

盡全力在死斗中的發狂魔物身旁衝過,雪松感覺艦尖劃開了血的圖卷!

「這麼快就遇上反抗,這些魔獸也不一般,」鳧徯漸漸皺起眉頭,「抱歉,僅憑我無法解決這些魔物……」

確實,就在這短短的談話間,就有幾頭傷痕纍纍的魔物吼叫著撲向艦隊!儘管它們馬上就被魔法炮彈擊中、轟回獸群,被同類撕扯著吞噬掉了,但這至少說明——單憑鳧徯的力量不足以讓艦隊擺脫魔獸大軍!

「它們還被『咒藍』支配著,不用為此感到抱歉,」賀岩枋依然平靜注視前方,「要來了。各位,準備好了嗎?」

超乎尋常的重壓感從洋底波波襲來,讓在場的每一位都皺起眉抓緊了欄杆。

浪涌得更高了,強大的壓力漸漸將鳧徯的妖力都掩蓋掉!萬千悲鳴一時蓋過了浪哮雷鳴,本已發狂的魔獸竟全向空中高躍猛跳!

「什麼……」被密集跳躍的魔獸所驚,雪松瞪大了眼。

無法制止,即使有魔法屏障保護,艦隻還是被那無數亡命的狂跳頂得左右欹斜!

「連用高級魔法也不一定能驅趕的魔物竟然這麼驚慌……」感到不可思議,江雲鶴轉頭望姐姐,「姐,這太……」

「是『咒藍』要出來了嗎?」雪鶴也是一臉震驚。

即便被爆炸的火焰與熱浪包圍,發瘋的魔獸仍然竭力地往上躍!是啊,連作為高級魔獸的他們也驚慌絕望,只因為驅趕它們的是主宰風與無盡深海的「咒藍」——超種三號合成獸拉尼娜·波塞菲恩!

一時狂濤蔽空,萬仞浪潮中巨獸終於怒吼著現出身來!澎湃魔力擊碎了空中無數的魔物,驚怖攫住了大家的咽喉……

這就是「咒藍」——

「騖揚而奮鬐(鰭),白波若山,海水震蕩,聲侔鬼神,憚赫千里。」(注)

長頸聳入雲端,這三首的巨大海龍,鱗甲在藍水晶般的晶瑩中閃耀剛硬甚於礦石與刀刃的冷光;雕刻般端正的龍首上,巨大的金色眼睛放射出冰錐般尖利的目光!

在暴雪一樣灑落的血浪與屍骸中再一次怒吼,拉尼娜攪動了一洋的怒濤,向艦隊進襲而來!

「那傢伙……」哈登拔出了妖刀,準備迎戰!

「等一下,」賀岩枋卻一手制止了哈登,「準備上了,小魄、化蛇。」

「為什麼啊!」哈登仰頭,眼裡除了憤怒還有不滿。

賀岩枋全身散發著強大氣息,平靜注視哈登:「超種二號『薄紅』,在能力全盛時確實應該比『咒藍』強大。但現在你還不能完全控馭薄紅吧?」

哈登聞言不服地別過頭,賀岩枋看起來像想拍拍他的肩,卻最終沒有任何溫言與動作。而在雪松複雜的神情里,化蛇展翅飛起,叱呼著沖向攪起狂濤的咒藍!

聽到風浪中的叱呼,三首的藍龍眯起眼,她的不屑化為氣浪,刀鋒一樣削過洋麵!一時不得近身,化蛇怒呼著在風流里熟練迂迴,在上空穩穩盤旋待機。

注視著化蛇的身影,全身的符籙在狂風中瘋狂起伏,「碎魄」混濁的紅眸顯露出可怕的殺機。他磅礴的妖力迸發開來,強橫無匹的浪峰爆燃起透明泛藍的火光,將藍龍的巨軀包圍啃噬!

「龐大的水體也是你的優勢戰場,就這樣拖住她吧。」賀岩枋一揚手,艦上炮彈也密集開火!

拉尼娜怒吼,萬仞波濤兼天奔涌,眼看就要將艦隊捲入漆黑洋底!

然而強勁的風壁瞬息生成,黑色潮峰怪異地直立了片刻,隨即伴著風壁的推進發出天崩地坼的轟鳴,反塌向拉尼娜的方向!

「我已經受夠了!」風姨的銳目閃動寒芒,她的力量具現為雙重龍捲風與無數風刃,暴怒地與拉尼娜的龍息碰撞交鋒——

「這算什麼?把我們當作送上門的食物嗎!我們是獵手而她才是獵物!」

神力與邪龍的力量相撞,一時水霧迸涌!

震動整個大洋的龍吟狂暴響起,喚來際天浪嶺,層層推壓過來!

「不死的能力其實就是水域內力量無限補充,跟她鬥狠是沒用的。」打出一排分水符分開水浪,賀岩枋冷靜說道。

血之沙漏 風姨瞋目橫眉,風流在她的縴手上匯聚為無色鞭索:「她又算什麼!讓我來剖了她!」

「她在水裡的恢復能力驚人,就算是將它斬首,它也會迅速恢復。請稍稍忍耐,風姨娘娘。」一直站在風姨身邊的仙裙美人溫柔勸著,目光沉靜。

「化蛇靠近不了,要喊他回來,」碎魄持續發動藍焰燎燒巨龍,「換舞雩來。」

聽到呼喚,那位秀美如仙女的仙裙女郎目光泛起戰意:「好。」

「艾莉,那個大姐姐是誰?」雪松小聲詢問。

「天懲者白世分部的王牌之一,能自由操縱水的『雨潮揮舞者』商舞雩,」艾莉注視美人揮舞其白皙的手,「而她最厲害的就是能操縱水蒸氣。」

在雪松他們驚駭的注視下,商舞雩的雙手纏繞起白色雲霧。她隨即一甩手,雲霧散開,其魔力便包圍了狂暴的拉尼娜——

水加熱後會汽化形成水蒸氣,其體積比據說是一比一千七百,這樣被超高溫瞬間加熱膨脹的巨大水體氣化,產生足以改變地形的強大物理性破壞力,這現象就是——水蒸氣爆炸!

急遽膨脹,被解放的衝擊波迸散開來!火炎、煙霧以及空氣猛然往外湧出,火焰高高揚起,淡藍的火瞬息燃成貫穿天海的火柱!

冷情總裁愛上我 「無盡的深海,這可不僅是她拉尼娜的優勢場地啊。」眼裡映著巨大的火柱,賀岩枋淡淡微笑。

「這、這是何等震撼的力量啊!太帥了,商小姐!」感受爆起萬丈狂濤的強烈衝擊力量,小慧驚嘆。

「這……」看著崩塌浪濤從天而降、洶湧轟擊屏障頂部再聲若雷鳴地衝下,雪鶴姐弟瞠目結舌。

「這樣就……」雪松激動地注視火柱。

「……不。」低聲說著,商舞雩抓緊了護欄。

「什麼?」感到震驚,孩子們怔怔地看著三首藍龍吼號著重新出現——

熔解了大部分的鱗甲表面浮現複雜交匯的海藍紋路,高聲咆哮的邪龍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!

「怪物!」就像陷入夢魘,本已遭遇過她的江雲鶴明顯動搖了,「就連那樣的攻擊都……」

是啊,在血海中、在漂浮的魔獸屍海中,那藍色的魔龍——魔王座下五龍魔之一的「咒藍」仍舊狂妄吼號著!

在血繪的千里圖卷上獰暴哮呼,不死的拉尼娜·波塞菲恩!

古老的龍語魔法殺意奔騰,召喚出數條水龍捲縱橫獵命!暗紅的狂流扭卷著拋起巨艦!

「瘋了,那是什麼力量啊!」連月明都失去了冷靜,不由自主地驚呼!

「昭華,你的雷之風暴能起作用嗎?」雪松慌忙注視臉色蒼白的昭華。

昭華凝視扭動了風雲的暴烈龍捲,表情苦澀地搖搖頭:「我們不在同一力量級……」

確實,那是無法逾越的差距——逆卷的風如同鎧甲、如同利刃,席捲一切,將魔獸鱗甲似鋼的屍塊都如泥切削!那樣充滿殺意的奔流洶湧扭卷,纏繞了飛龍般的耀眼電流縱貫天海,將接觸之物盡數化為齏粉!

無法遏制的瘋狂浪潮啊,捲起所有血腥與屍骸狂囂著波波相連,激射交碰著,入雲穿空!

狂亂又無以阻擋,這就是咒怨之藍,勇士魂葬的死亡之海!

接近極限的純粹惡意凝結為這片獰惡潮濤,就是這樣,不死的魔龍伸出了利爪,役使著狂潮殺過來了!

讓它來告訴勇者何為地獄!

醫藥巨頭 讓它來告訴少年何為怖懼!

這才是風暴洋的風雨!

這才是求生者的地獄!

發佈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