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……」

夏熏溪惡狠狠的瞪著陳菲德的背影,恨不得將他的後背給灼穿一樣,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我來幹什麼的,竟然如此不給我台階下! 我是關隴老秦人 哼!活該你單身一輩子!

蕭閻雲轉頭看著另外一邊站著的女僕說到:「小月,準備晚餐吧!」

回過頭的時候一臉詫異的看著站在門口的夏熏溪,忍不住驚訝的問到:「你不是說要離開嘛!怎麼還站這裡?」 上了飛機,梁景銳的心裏面惶惶不安,也不知道自己不在家的這些天,喬語能不能夠照顧自己。

可是為了他們的未來,自己不得不出國。

梁景銳真恨自己的無能,害的喬語現在跟著他一起受苦。

他心緒不寧的看著窗外的天空,並沒有發現,周圍有一個女生,對他已經注意很久。

等到他發現的時候,那個人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。

「嗨,帥哥,有沒有興趣認識一下。」

梁景銳聽到聲音,看向對方,是一個容貌不錯的女生,只是他心裏面除了喬語之外,欣賞不了其他的女生。

所以,梁景銳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,或許,她不是在跟自己講話呢。

「帥哥?」對方再次出口,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梁景銳。

梁景銳有些抱歉的笑了一下,「不好意思。」接著便拿起手中的報紙,阻擋住自己的視線。

而他整個人的心思,早已經是偏向了很遠很遠。

把他思緒叫回來的,依舊是剛剛的那個女生,她有些尷尬的笑了一下,「帥哥,你的報紙拿反了。」

她看著面前的男生,心裏面多少有一些不服氣,自己周圍可是有很多的男人對自己示好,只不過自己一個都沒有看上。

這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動心的,對方還對自己愛答不理的。

可是她……又不是什麼長相醜陋的女生,她還就不信了,自己沒有辦法把他弄到手。

梁景銳的旁邊坐的是一個男生,她十分自信的走到那個人的面前,勾勾手指,「嗨,我能夠跟你換一個位置嗎。」

對方看到一個美女過來,眼睛都直了,連忙答應,「當然可以。」

她一臉得意的坐在了梁景銳的旁邊,她就說,自己的魅力怎麼可能會消失。

在飛機上,她一直想方設法的跟梁景銳攀談,「帥哥一個人坐在這裡,不覺得很無聊嗎。」

可是梁景銳最討厭的就是這樣的女生,對她的態度,也是格外不屑。

最終,他把自己的手機掏出來,用耳機堵住自己的耳朵,並把聲音開到最大。

這下,不管對方在他的身邊用什麼招數,自己都聽不到。

可是他這樣,大大增加了她心裏面的征服欲,並決定無論如何,都要把這個男人給拿下。

不過現在,她確實一點辦法都沒有,只好躺在他身邊休息。

過了一會,她裝作睡著的樣子,把自己的頭緩緩落在梁景銳的肩膀上。

就當她心裏面沾沾自喜的時候,梁景銳卻直接把她推到了一邊,接著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。

再然後,做到了她剛剛做的那個位置。

原本梁景銳旁邊的那個男生,對她開始搭訕,「美女,這麼巧啊,我們兩個人坐在一起了。」

梁景銳看著對方忙著應付自己旁邊的人,沒有理會自己,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
這下,自己周圍可是安靜多了。

時間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飛機終於落在了地上。

而梁景銳下了飛機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打電話給喬語,報一聲平安。

等到他掛斷電話之後,便去提自己的行李,很不巧的是,他跟剛剛那個女生又撞見了。

對方一看到他,眼裡面是掩蓋不住的欣喜,「看來我們還真是有緣分,帥哥,你要去那裡,我看你這樣子是第一次來這裡吧,我對這裡特別熟,要不要我當你免費的導遊。」

這要是沒有讓她碰到還好,現在一碰到,就更加堅定了她心裏面的想法,面前的這個男人,她吃定了。

梁景銳不理會她,直接拖著行李往前走,而那個女生追趕不上他的腳步,只好打消心裏面的念頭。

梁景銳在路邊攔截一輛的士,開口的時候,身邊有些人跟他異口同聲的說了一句。

「去望府路。」

他對這個小插曲並沒有放在心上,可是身後的那個人不一樣。

「嗨,我們又見面了。」

梁景銳覺得這個聲音有些熟悉,扭頭望去,發現不正是剛剛那個女生。

看到她,梁景銳原本僵硬的嘴角,微微抽搐了兩下。

他們兩個人,還真不是一般的湊巧。

「帥哥,不如我們兩個人拼車怎麼樣,這樣還能夠省下一半的錢。」

原本梁景銳想要重新做一輛車,聽到她說的話,整個人頓時猶豫了。

要是在以前,他肯定不在意這些錢,但是現在不一樣……

為了省錢,最終跟他坐上了一輛車。

到了車上,對方就在梁景銳的耳邊喋喋不休,「在你們中國有句話怎麼說來著,不是冤家不聚頭,那你說我們這樣,算是冤家嗎。」

這三番兩次的遇到,要說是巧合她是怎麼都不可能相信的,這個完全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啊。

梁景銳這次想要不理會對方,愣是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因為她可能感覺到自己太過於熱情了,便轉變了自己對他的態度。

「你好,我叫路婷。」

對方落落大方的把自己的手伸了出來,梁景銳只好接著說道,「你好,梁景銳。」

梁景銳?

路婷總感覺這個名字特別的熟悉,就像是在哪裡聽到過一樣。

而梁景銳心裏面多少也有些驚訝,她竟然也姓路,要知道,今天自己過來找的對方,也是姓路。

應該,沒有那麼巧合吧。

沒過多久,路婷突然想起來自己為什麼會對這個名字這麼熟悉了。

想到這裡,就覺得他們兩個人還真不是一般的有緣分。

「梁先生這次過來,應該是過來找人幫忙的嗎,正好,我在這裡認識一些人,要不你把你遇到的困難告訴我,或許我有辦法也說不定。」

梁景銳對她的話避而不答,就把她當成一個空氣,給無視掉了。

而路婷也是格外的釋懷,他不想跟自己講話也無所謂,反正他們以後遇到的次數,還多著呢,不急於這一時。

兩個人在車上突然間安靜下來,而路婷也油然而生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。

下了車之後,路婷把所有的打車費都給了司機。

因為梁景銳來到這裡,忘記換錢,而司機不收他手裡面的錢,梁景銳也是沒有辦法,只好讓路婷出面。

「把你電話號碼留一下,等到我換錢之後,馬上給你。」梁景銳不想欠她錢,直接問她要了聯繫方式。

路婷一臉戲謔的看著他,「主動問我要聯繫方式,是不是喜歡我,喜歡我就直說啊,我可以當你女朋友。」

梁景銳白了她一眼,對於她的問題,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沒過多久,路婷便忍不住笑了起來,「逗你玩的,這點錢不用還了。」

「不行,我必須要給你。」雖然現在生活拮据,可是他該給的錢一分也不能夠少。

更可況對方,還是一個不確定以後能不能見面的人。

「那你真想給的話,我也沒有辦法。」路婷無奈聳肩,「聯繫方式就不用了,反正我們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。」

路婷直接往前走,梁景銳連忙跑到她的前面,阻擋住她的去路。

「你這是什麼意思。」

路婷挑挑眉,看著前面的路口,「你難道沒有發現,我們兩個人走的是同一個路口嗎,也就是我們去的是一個地方。」

梁景銳當然發現了,可是這跟她剛剛說的那句話,有什麼聯繫嗎。

「你過來投奔我父親,竟然沒有提前調查清楚,我們家都什麼人嗎。」

自己一聽他的名字,就想起來了他的身份。

可是對方,就跟一個愣頭青一樣,半天都想不到,路婷真的懷疑,自己怎麼看上了這樣一個男人,是自己單身太久,審美觀出現問題了嗎。

「你說那個人,是你父親……」

梁景銳在這個時候恍然大悟,沒有想到他們之間的緣分,竟然這麼奇妙。

而他也以為,對方是從一開始就知道他的身份,在飛機上故意逗他玩。

這樣一想,他對路婷的態度頓時好了很多,「剛剛在飛機上,不好意思了。」

要是他早一點知道,也就不會做出那麼多不禮貌的舉動。

而他心裏面也多多少少有些驚訝,她竟然是路老的女兒,

說到底,還是怪自己來這裡之前,沒有調查清楚。

「不用,本小姐宰相肚裡能撐船,沒有放在心上。」

有了一個人作伴,路婷只覺得回家的路比之前短了很多,她甚至有一種私心,想要時間停留在這一刻。

她還沒有跟梁景銳說的盡興,就來到了自己的家門口。

雲上好食光 「是你開還是我開。」路婷說話的時候,手直接放在了按鈕上面,「我來就可以了。」

不得不說,路婷這次真的對自己父親佩服的五體投地,還好他有先見之明,找到了一個這麼好的男人。

以後他們兩個人在一個屋檐下,抬頭不見低頭見的,指不定就會擦出火花。

要知道,路婷對於自己的魅力,可謂是格外的自信。

在按響門鈴之前,路婷特意說了一句,「我爸爸性格開朗,你不用太擔心,有什麼困難的話,直接跟他說一聲就可以,他一定會幫助你的。」

要是她父親不同意的話,自己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
梁景銳十分真誠的說了一句,「謝謝。」

對於今天發生的事情,梁景銳只覺得像是做夢一樣。 夏熏溪氣呼呼的指了指陳菲德的背影,再指了指眼前的蕭閻雲,「你!你……」

簡直是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兩個惡劣的男人了!怎麼都一個樣子呢!

不對呀!以前的蕭閻雲可不會做這樣的事情,如果是以前的他的話,絕對會小心翼翼的問你一句:吃飯了沒有?要不要吃了飯再走?

怎麼現在突然變成這個樣子了!一點也不通情理!這樣就被阿德給帶偏了?

夏熏溪一臉痛心的樣子看著蕭閻雲,冷不丁的質問到:「你們兩個是不是現在特別的幸福!是不是特不喜歡我插一手?」

蕭閻雲滿頭黑線的看著夏熏溪腦洞大開,就那樣靜靜的看著,也不說話,等待著她自由發揮!

果然她的想象力沒有辜負他的期望!

假裝不愛你 「你們該不會是被我……額……女人傷太深,從此以後不相信女人,所以開始相愛了吧?」

蕭閻雲好脾氣的看著夏熏溪,淡笑著說到:「說完了嗎?你不是很忙嗎?我就不留你了!」

說著轉頭看向一旁的小月問到:「今天德少吃了多少的東西?有沒有按照醫生的囑咐來!」

「今天德少爺……」

夏熏溪在門口的位置被冷落了,還聽了一遍今天陳菲德的行程,不由的黑了臉!這兩個男人今天怎麼回事,非要跟我這個女人過不去是吧!

我今天就不走了,我看你們還有多少的損招,姑奶奶可是練過的,這一點就能讓我退縮了?開玩笑吧!

「小月!給我把房間收拾出來,我要休息了!」

「是的,夫人!」

「等等……」蕭閻雲叫住正要離開的小月,有些不解的看著夏熏溪問到:「你不是住南城的公寓嗎?再說了,這裡已經沒有空餘的房間了!」

夏熏溪驕傲的一抬頭,看了客廳的沙發一眼,突然厲聲說到:「還不下去,沒有房間,就將主人的卧室收拾出來!總不能讓客人睡沙發吧!」

「不許去,我說……有哪個客人會這麼沒有自覺性的,明知道沒有房間還硬要住進來的?再說了,我這廟小,供不了你這一尊大佛!」

「怎麼就住不了了,以前我也是在這裡住的啊!給我去收拾一下!」

「不許去!」

「去!」

……

小月看看夏熏溪再看看那同樣一臉嚴肅的蕭閻雲,默默的往二樓退去!

德少真是太壞了,叫走小愛都不知道提醒我一下,我幹嘛要留下來受這一份苦呢!

眼見著小月就快要脫身的時候,夏熏溪兩人突然同時回頭看著她質問到:「站住!去哪兒呢?」

「額……那個……平時德少爺這個時候都是要按摩腿部肌肉的,我怕小愛一個人做不到,我去看看……嘿嘿……少爺夫人你們繼續,我……我先去看看哈!」

看著落荒而逃的小月,夏熏溪忍不住冷諷到:「你看看你……平時沒少凶她們吧,看看她們被你嚇成什麼樣子了!」

「小月她們平時可有規矩了,做事有條理,什麼事都打理得井井有條,你說今天這是怎麼了?怎麼就這樣了呢!」

「你!」夏熏溪咬了咬牙,突然憤怒的指著蕭閻雲的心口問到:「你說,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不回來,是不是你覺得我打擾你們的兩人世界了,是不是……」

發佈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