〃〃以後每天吃飯都有吃不完的菜嗎?

小蘋果在沙發上遐想。 百招過後,竹葉青漸感體力不支。

額前也開始微微冒汗。

見此,白面郎也是微微一笑。

「師妹放棄吧,你雖然修為大漲。

但還不是我的對手。」

師出同門,他自然知曉大刀的利弊。

雖說刀法爆發性高,殺傷力強,但那動不動就是幾十上百斤的兵器。

過於耗費體力,且缺少靈活性。

遇到像自己這樣身法飄逸之人,活生生的便能將對方體力消耗殆盡。

只是面對白面郎的告誡,竹葉青未做任何反應。

反而不屑一笑。

「那可未必!」

話音一落,她周身氣勢瞬間變化。

凜冽的刀勢也再次迸發。

雙目一睜,竹葉青便再次欺身而來。

「同樣的招式,對我來說是沒有用的。」

白面郎苦笑搖頭。

只是正當他打算以同樣的方式,躲開對方的攻擊之時。

突然臉色大變。

只見原本笨重的長刀,瞬間變得更加的靈活,迅猛。

猝不及防之下,他只能堪堪閃躲。

單手撐地,經過幾個后翻之後,白面郎這才與竹葉青拉開距離。

「刀境,舉重若輕?」

而此時他的臉頰之上,已然出現了一道淺淺的傷口。

下一秒,刀鋒再次襲來。

寒光交錯之間。

白面郎只能左右閃躲騰挪。

看似輕鬆,他若是仔細觀察,便能發現。

此時的白面郎的呼吸已經開始慢慢的變得急促起來。

即便熟悉師妹的刀法,但架不住那迅猛凜冽的出刀速度啊。

「不能一味地閃躲了。」

暗嘆一聲之後,他再次躲開。

盯著竹葉青的長刀,白面郎周身的氣勢便開始慢慢的凝聚。

此時的他,終於開始認真了起來。

就在竹葉青再次出刀之際。

他的身影變得更加的飄逸,應著暗淡的燈光。

白面郎身後竟然出現了疊影。

幻影步。

此時的竹葉青也是面露不甘。

自從服用了林漠贈送的九陽破境丹后。

他不僅修為大漲,同時也領悟出刀境舉重若輕,實力可以說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然而即便如此,他依舊奈何不了這白面郎半分。

久攻不下,她再也耐不住性子,直接發動了秘技。

靈氣涌動,竹葉青再次單手握刀。

隨著刀鋒再起,四周大風突起。

而那些落葉也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拉攏到了一起。

瞬間形成一個碩大的旋渦。

秘技,流星。

大刀再次揮出。

那是一種快到肉眼都不可見的速度。

哪怕白面郎已經心有準備,極力閃躲。

但刀鋒依舊劃破了他的胸膛。

而那寒芒去勢不減。

眨眼間,庭院之中,一顆兩人合抱的大樹,慢慢傾倒而下。

而白面郎則低頭看了一眼,血流如注的傷口。

只是他並沒有絲毫的怒氣,反而一臉欣慰的看著竹葉青。

「小師妹,沒想到你已經這麼強了。」

「哼,要你說。」

話音落下,竹葉青再次提刀而來。

而這一次,白面郎沒有再一味地閃避。

身影晃動之下,整個人竟然神奇的消失在了原地。

而等他再次出現之時,已然來到了竹葉青的身旁。

隨後直接一掌拍出。

竹葉青也沒有想到,之前的戰鬥這白面郎竟然還保存著實力。

此時一擊,她根本來不及閃躲。

危急之下,她只能抬起長刀,橫擋於身前。

只是當手掌與刀身發生碰撞之時,預想中的衝擊力並沒有發生。

「小師妹,當心了。」

隨著白面郎一聲提醒。

白家散手,寸勁奧義發動。

隨著他手臂一抖,一道黑影一閃而過,瞬間又消失不見。

對面,竹葉青頓時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逼退了十幾步。

穩住身形之後,她只覺手臂發麻。

而這個時候,白面郎已經收回所有招收。

一臉愜意的說到。

「師妹你輸了。」

「誰說的!!.」

大喝一聲,竹葉青準備再次提刀進攻。

然而還沒等她抬起腳步,便頓覺陣眩暈,身體四肢也開始變得軟弱無力。

「用毒,你好卑鄙。」 不過顯然,不會是什麼好事情,多半就是那些爭權奪利的爛事情了。

公孫瓚野心勃勃,有爭奪天下的野望,是天下人那個級別的,絕對不是好對付的人物。

想到這裏,葉天的眸子中不由得寒芒一閃。

當然了,他臉上的表情還是不動聲色,只是淡淡說道:

「行了,我知道了。你去請公孫伯圭,還有朝廷來的天使進來吧,我親自來接待他們兩人。」

「是的,將軍大人!」那小校當即是行了一禮,恭敬說道。

說完之後,也不再停留了,直接退了下去。

葉天眸子一眯,思索起來了為什麼公孫瓚會來。

片刻之後,他眯眼看向一旁穿着白袍的郭嘉,緩緩問道:「奉孝,你說這一次。

公孫伯圭,還有朝廷的天使來我天帝城,是所謂何事?

莫非是和我們這一次北伐烏桓有關。」

郭嘉號稱鬼才,智略無雙,尤其是在看人上從未沒有一絲一毫失算,一絲一毫偏差過。

可謂是可以看透人心的恐怖謀士。

公孫瓚為啥來,這樣的問題,當然是問郭嘉,最好不過了。

郭嘉眸子閃動,沉吟片刻,說道:「之前主公攻打下來了右北平城,擊敗張純張舉,按理說,立下來了大功。

這一次的北伐烏桓,主公本來應該是主將。

而公孫瓚恰好在這個時候前來,恐怕便是為了和主公一起出征,分奪主公兵權了。」

聽到了郭嘉之話,葉天不由得心中一陣,臉色微微一凝說道:「奉孝,怎麼會如此,莫非是天子這麼快,對我就起了猜忌之心不成?」

此刻葉天的心中,不由得有了一些忌憚和波動之色。

畢竟功高震主,功高不賞,這個事情一點沾到了,就如同沾到了屎一般,會讓人無比難受。

發佈回覆